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清醒時是在醫院里。醫生用那樣的眼神對我講:“還得做一次清宮手術,誰送你來的?有人簽字嗎?”我是個正經女人,我也不是一堆

抉擇,要有智慧!三:學;今天的企業家,贏在學習,勝在改變!抉擇,要有智慧!三:學;今天的企業家,贏在學習,勝在改變!酒吧
  我清醒時是在醫院里。醫生用那樣的眼神對我講:“還得做一次清宮手術,誰送你來的?有人簽字嗎?”我是個正經女人,我也不是一堆令人惡心的臟物,一時間,心里真的好像被什么臟物堵住了,不吐出來就要憋死……別再提懷孕這一回事,這是我的傷疤。
  我的故事從開始是跟吃有關。
  我在24歲這年結婚。結婚時與老人一起。我丈夫,他是他們家“老疙瘩”。他說是父母年紀大了離不開他;婆婆說是他離不開父母。依我看,他們互相依賴著,主要體現在吃上。他們真是一個鍋里吃了一輩子,口味分毫不差一厘,甜菜、甜粥、甜餅子……
  我結婚后自然也被改造,改造的不痛苦是因為女人天生不拒絕甜食。我的一家人(他爸、他媽、丈夫、他妻子我)都是這么胖的像球一樣。能不會與吃糖有關?只是我們身體都沒病,我們挺坦然地吃。
  那是結婚半年后的一天,起初是昏昏欲睡,后來是聞著甜味就惡心。全家人知道我懷孕了,婆婆做飯便很小心把廚房門關緊。丈夫開始也興致勃勃哄著我吃了兩回館子。余下的每頓飯我捏著鼻子戴著口罩給自己下廚,湊合著喝什么味也沒有的粥,面條。
  沒想到后來的許多日子對甜味的厭惡發展到神經質。不但不能聞連聽到甜字都惡心。那天我從老遠地方下班回到家又餓又累,可特別想吃魚,就在路上買了條魚。我不會做魚就把魚收拾好切成三塊,等丈夫回家后與他媽商量做魚,能不能給我做塊不甜的魚呵?
  沒想到丈夫認為我給他出難題,他說他媽那一把歲數了怎么能為我改口味?不如帶我到飯館吃魚。我沒讓你媽改口味呀!我只是想自己不吃甜魚,我累得要死不想吃飯館,吃口家里的飯都不行?我丈夫認定懷孕把我變得刁蠻了,不講理。
  我委屈極了,我今天就偏想吃家里做的不甜的魚!我關上屋門嚎啕大哭。我怎么這么倒霉,父母不在北京,結個婚也不像有家的人,住在人家像旅館,嫁個丈夫手比腳丫子還笨……
  我婆婆聽到我們倆在屋里又哭又鬧,竟然一句也不吭,那一刻我恨這一家人。
  第二天早晨,我下身開始流血,很少量的,我的整個身心還在怨恨里,見到血麻木著沒有反應。我不想上班去,不想吃飯,不想洗臉。我躺在床上一個細節一個細節地想,那個手比腳還笨的丈夫結婚以來對我的無情無義。
  他是這么自私的家伙,我們并沒有想要孩子,可他拒絕用任何工具,他也從不關心你用什么措施,說多了,他只說句:你別打我的主意就行,你在身體里安什么我不懂。他興致來時捧著你、哄著你,那時天上的月亮他都答應替你摘。可他沒有需要時你就是他們家一臺洗衣機。
  我就這樣在床上躺了一天,他們家人沒有搭理我一句。我丈夫連電話也沒有,我那個氣呀恨呀。我不能在這個家呆下去了,他們拿我當人嗎?我還是人嗎?我收拾了一點行李,拿了家里的一些存款。我決定去住旅館。趁他下班前走,我不想給他留條子,我要讓他找不著。
  我其實就在家附近的一家旅館住下的。開始堅持每天上班,就好像什么事也沒發生。旅館里沒有飯吃,我不得不東一口西一口胡亂湊合。夜里空蕩蕩的小旅館里經常看見不三不四的人,我一夜一夜不敢睡覺,睜著眼,想著我丈夫和他一家人的可惡,我想象著一個一個報復的計劃。
  那幾天,我對身體上的變化沒有知覺,可能是一門子生氣,直到一星期后的一個早晨,肚子絞著劇疼,血和黑乎乎的血塊突突地往外涌。我當時認定我要死了,沒有這樣的痛法,我在床上打滾,拼盡力氣聲嘶力竭大叫。后來,可能是服務員來了,把我抬到醫院去了。這些我都不知道了。
  我清醒時是在醫院里。醫生很那樣的眼神對我講:“還得做一次清宮手術,誰送你來的?有人簽字嗎?”我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我覺得醫生那種眼神讓我受不了。我怎么了,我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了?我就是沒人陪著,沒人簽字,我也不是一堆令人惡心的臟物。我是個正經的女人。
  一時間,心里真的好像被什么臟物堵住了,不吐出來就要憋死。我沖口而出:“我是個正經女人干嗎要讓別人簽字?”我掙扎著把身份證、工作證擺到醫生面前,醫生很煩地把那些東西推開走了。
  可能是從打架慪氣離家出走到醫院受白眼,一直在怨恨悲憤的情緒里掙扎,精神極度敏感郁悶,對流血流淚已經麻木。剛一躺在清宮手術臺上,我便低聲怪笑起來,真的挺可笑的,瞧瞧那一張張走了形的臉,這哪是人臉,人的模樣?
  就說我自己,瘦得干柴扒骨,叫醫生的那個年輕女的,在我身上折騰這兒動動哪兒,整個就是被拆卸成了多少塊的柴雞……我本來就該被宰被吃。母雞不生蛋,被宰被吃的邏輯不是從來就被我丈夫那類的男人和我丈夫的媽、我丈夫生存的社會不聲不響地受用著嗎?這有什么怪呢?
  人吃飯,雞生蛋。這道理真是樸素又簡單喲。我都不生蛋還要不吃甜飯,所以我丈夫不以為然,醫生也覺得我有神經病。
  出院時,我已從一只雞變回了一個人。我已經很平靜了,只是我雖然把自己當人看,但我不再看重正常人很看重的東西:比如說,周圍的人漠視你的存在,你家人對你不冷不熱,你丈夫———想起我丈夫,我的心情還是平靜不下來。
  我鐵不下心離婚,可又不知這日子往后怎么過。我丈夫呢,自從他從醫院里把我接出來,倒是鐵了心不離婚,還發誓不僅把我當人待,還以我為中心。回家一個星期,他倒真有行動,為我進廚房學做魚,說一定要做出不加糖還有滋味的咸魚。
  我本來就不是得寸進尺、得理不讓人的女人。甜魚我現在也能吃了,反正甜的咸的都那么回事,只是有一條我流血流淚總結出的生活邏輯,我鄭重地向我丈夫談出:婚可以不離,日子可以不咸不甜地過,但別提懷孕這回事,這是我的傷疤。
  “就是說不能要孩子了?”我丈夫小心翼翼地問。“我不反對你要孩子,但我不能懷孕,我不能把自己變回一只雞。”
  我丈夫認為我無理取鬧,就像那次非要吃家做的不甜的魚一樣。“不懷孕,怎么要孩子?”
  我說那我不管。
  就這么僵持著,一天天的日子當然也就過不出活力。怎么能找回生活應該有的活力呢?我真的已經無奈了,因為我說的話是認真的。可丈夫挺有信心,因為他認為我這么僵著是報復他,是那股女人的氣還沒有出完。
  我呢,干脆早把做女人生孩子的事放后腦勺去。開始自顧自忙來忙去。白天晚上忙上各種業余班,忙跳糟換工作,我還這么年輕,干嗎不給自己奔前程呀!看我整天興致勃勃的,丈夫說看著眼暈,但還是挺高興。
  可他家不高興了。婆婆的臉越拉越長,找碴說我整天不著家、沒正事在外逛、不做飯、吃現成的。有天還話里話外教導我:女人的正事就是生孩子過日子。說不生孩子的女人心是野的,早晚要飛。
  經不住三天兩頭當著、背著我的面兒這么敲打,我丈夫坐不住了,每天晚上急得都像熱鍋上坐著的螞蟻,鬧得我不得安寧。
  那天,我發現情況忐忑不安地到醫院得到證實時,真是不敢相信這個事實:懷孕了。怎么會呢!一直用安全套,萬無一失呀!我把這事跟他一說,他樂瘋了。說是在安全套上扎了幾個洞,我一聽氣得渾身直哆嗦,真是個無恥的騙子。我氣瘋了。
  你想,倆瘋子就打吧,我也沒理智了,逮著什么就砸,又哭又鬧非離婚不可。我丈夫被我鬧得也直掉淚(他還真很少掉淚),說他實在想不明白生孩子這事在我們家為啥這么難、這么嚴重?他掉著淚說,他也30多歲的人了,盼子盼得望眼欲穿怎么不對?還檢討說騙我是他的錯。然后他就給我跪下了。說離婚、生孩子我做出什么選擇都不攔著。
  我心軟,看他那樣兒,一下子鐵定的心就慌了。最讓我受不住的是他媽。天天守著我哭,哭她如何如何命苦。就這么個兒子,也不指望我們什么,只想趁還能動彈,幫我們一把,帶孩子……
  哎呀,就跟高壓受刑一樣,他家使的是心理戰術。我心里明白得很,但既然下不了決心離婚,夫妻也還不甜不咸有點感情基礎,���只有徹底投降的份兒。
  這次懷孕可不得了了,我一下子成了國寶大熊貓。重點保護對象,他家體貼的方式就是吃,全家總動員,不要說咸魚,甜、咸、苦、辣,東西南北,他媽上陣、兒子采買,不出兩個月我就像被吹起來的球一樣,走都快走不動了。
  外人見一家人忙得團團轉這么侍候我,羨慕的不行,說我真幸福,該知足。可我不知為啥始終不能從心底高興起來,總覺倒霉的是自己,偏生就是女人,為他家作貢獻、當工具使,就該享受侍候,誰叫他家非要生呢!
  我覺得不能說懷孕時對孩子一點感情沒有,但前面說的這種心情總是時時翻上來,對肚子里的孩子的存在就有些麻木。我真沒人家當媽媽的那么陶醉,聽著胎心、捧著大肚子傲氣的要命。沒那種感覺。越到后來,越覺得挺吃力、又胖,都不敢見人,尤其是見熟人,男同胞,多不好意思,瞧我那樣兒吧,不好聽的,吃得像個胖豬,蹭著走。
  我到生產時恨不能趕緊早產,最后那些天,特躁,心情煩躁得要命,我就拍著肚子說:快出來吧,熬死我了,再不出來,我就提前剖了你。
  我是剖腹產。孩子太大,9斤多。沒法生,醫生都怪我,怎么吃成這樣,也不控制著點。哪由得了我呀,咸的、甜的,不把那堆營養吃進去,我丈夫、婆婆不跟我急。我不就是一個營養的垃圾桶嗎,我還是什么?反正我不配是母親,我當初沒想當母親,從第一次流產那會兒,我可能被傷著了。
  當然,我現在可是個好媽媽。當媽的感覺是生完后慢慢找著的。
  舞蹈家鄧肯在自傳里曾描述過自己分娩的經歷,她說那種比“西班牙的宗教裁判還可怕”的酷刑,每當想起就令人不寒而栗。由此她痛罵“科學難以言狀的自私和盲目……讓無數婦女依然受苦如故……”
  歷史上稱得上優秀的女人在生育上遭此厄運的不在少數:廬隱因分娩而死。宋慶齡、鄧穎超因戰爭摧殘終生未育……甚至,史料上說,魯迅在許廣平生海嬰時曾被醫生這樣問過:保孩子還是保大人?
  事實上,科學的自私和盲目在以往遠沒有社會文化觀念對女人的摧殘更嚴重。
  被鄧肯視如酷刑的生產不僅反映在肉體痛苦中,更慘無人道的是表現在將女人完全等同于生育機器。
  “一個母親,就像某種昆蟲,既已終了她的傳種的義務,就死在隨便哪個地方。”
  (易卜生《玩偶之家》)
  因此,才出現女權運動的領袖人物西蒙·波夫娃對母親角色的質疑。當有人問她是否會為沒有做過母親而遺憾,她反詰,為什么從來沒有人去問過薩特會不會為沒做過父親而遺憾。
  今天的女人早已不甘于做“某種昆蟲”。女人們也懂得了權利的使用。但在生育選擇中,婦女的個人意愿、決策自主權終究占多少比分?不容樂觀。
  影響婦女對母親角色期待、認同的不良因素來自于丈夫和家庭。比如對待妻子(媳婦)懷孕、流產的態度使她依然感覺到自己是生育工具,使她因此產生逆反心理——否定母親角色。最終拒絕生育,或者在麻木和無可奈何的狀態下懷孕分娩。
  許多婦女有過這種心理體驗,生育不是自覺自愿的選擇,是被動的接受,對母親角色缺乏心理準備,因此,不能很好地完成角色的轉換。
  所以,在今天,生育的選擇應該說更是一個家庭的(父母)選擇,有時依舊是家族的選擇。而這就意味著,在一個家庭或者家族里,生孩子是一種投資。孩子是有價的。按照現代西方經濟學的觀點,生育行為最終由經濟利益所決定。看似缺乏人情味的解釋,實質上正被昨天和今天的家庭生育決策者們用實踐詮釋著。在投入、產出中,往往將婦女的情感、真正的心理需求擱置角落。要不要孩子?城市年輕夫婦越來越多地選擇不要孩子。選擇的背后,更實質的是利益的權衡、投入產出的計較,是生孩子還是買跑車的矛盾沖突。
  亞當·斯密在經濟學經典著作《國民財富的原因和性質分析》里指出:“女性的奢侈、雖能刺激享樂的欲望,但看來往往會削弱而且常常會徹底破壞生育能力。”
  不知奢侈的經濟引領著女性在享樂的欲望中沉迷,會不會最終徹底泯滅女人渴望做母親的天性?果然如此,真是可怕。
有晚上的工作是現領薪水的嗎?去愛一個給你正能量的人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